????屋外白雪皑皑,屋内暖气融融,一边欣赏雪景一边吃着美酒佳肴,日子舒坦极了。

????苏亶饮下美酒,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,这场大雪来得真及时啊...

????“郎君,不好了,唐国公找上门来了。”下人仓惶跑进屋子禀道。

????苏亶眼皮都没抬,淡淡道:“他来就来呗,肯定是找翁翁商量政事,你慌慌张张g什么”

????下人悄悄地往后退了两步,快速说道:“唐国公是来抓您去当兵的。”

????“什么”

????苏亶支撑脑袋的手陡然发软,失去支撑,身T从榻上滚了下来。

????苏威脸sE发青,看着骑在马上一派悠闲的李渊,牙齿都快磨没了,“临近年关,此时去军营报道还不如明年再去,反正这个时候突厥已经休战,没什么战事。”

????李渊笑了笑,漫不经心地说:“难道休战的时候就不用训练准备了吗那突厥打来的时候,我们还怎么对抗

????“房国公,你说是吧”

????苏威一滞,随即又争取道:“大雪天的,士兵们也不训练,苏亶昨晚才归家,身T还没恢复过来,先休息几天,再去军营报道。”

????王庾冷道:“房国公此言差矣,无论什么恶劣的天气,太原士兵每日都要勤加训练,一刻都不敢懈怠。

????“苏郎君现在去正好可以T验一下,也能锻炼一下他脆弱的心智。”

????苏威从牙缝中挤出字来:“苏亶的身T受不住。”

????“太原士兵好几万,他们都能适应,苏亶如何适应不了再说他这几日在牢里吃得好睡得好,又无人lAn用私刑,养JiNg蓄锐也足够了,是时候忠君报国了。”

????王庾俯视着苏威,微微一笑:“房国公向来守信用,今日再三阻扰,是不是想和我拿着字据去府衙说道说道”

????“你...”一提起字据,苏威就如鲠在喉,他是被坑惨了。

????“既然你这么忠君Ai国,为什么你不去当兵”

????一个忿忿不平的声音响起,众人循声看去,只见苏亶被人用绳子捆绑着押了出来。

????李渊看向苏威,苏威触及他的目光撇过头,不去看他。李渊嘴角微g,这个老家伙早就知道拦不住,才叫人去绑苏亶的吧

????毕竟还是名声重要。

????王庾看见苏亶,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,尤其是看见他以这个方式出场,心里就更高兴了。

????她对上苏亶愤恨仇视的目光,笑靥如花:“我也想去当兵啊,可惜...我年纪还不到。”

????苏亶:“......”

????差点忘了,这才是一个六岁的小萝卜头。

????等等,就算她年纪到了,她也是个姑娘家,不能当兵的。

????是的,他现在知道了王庾并不是个小子,而是个臭丫头,可...这才叫他绝望啊

????唐国公府的侍卫押着苏亶上马。

????苏亶奋力挣扎,朝着苏威大喊:“翁翁,我不去当兵,救我,救我...”

????苏威强制压下心中的酸楚和无力,谆谆教导:“亶儿,你放心去吧,过不了几天就是除夕,会放假的,到时候我派人去接你回家。”

????“不...”苏亶很绝望,同时也很后悔,他为什么要偷偷溜出洛yAn,追着祖父来太原他真是脑袋被门夹了。

????李渊笑眯眯地看着苏威:“房国公留步,不用送了。”

????苏威:“......”

????苏威刚抬起的脚顿住,又快速放下来,谁要送他了哼,他只不过是想送送孙子。

????“驾。”

????一行人踏着飞雪,扬长而去。

????到了军营,苏亶自有人带着去登记报道,而王庾则随着李渊巡视军营。

????“赵才没来”王庾问。

????李渊道:“这么冷的天气,估计在家中烤火呢。”

????不过,赵才从前几乎每天都来军营,今天却没来,是有点蹊跷。这点风雪,在军人眼中不算什么。

????李渊小声吩咐了几句,一个亲卫出去了。

????王庾刚才跟着李渊巡视了一圈,见许多士兵在这么冷的天依然拿着枪训练,手上长出的冻疮甚至是流脓了也在坚持。

????看得出来,李渊的军队军纪严明、人心齐整,刚征的士兵也很快就融入了正规的训练当中。

????不过,军队的装备还是不够,还有一部分人上战场是没有铠甲穿的。

????“唐公,朝廷的军费什么时候到”王庾看着帐篷外的士兵,突然问道。

????李渊顿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已经在路上了,快的话过年前能到,慢的话可能还要两三个月。”

????军费真的能到吗

????一想到杨广是个穿越者,王庾就怀疑军费不会送达李渊手中。

????过了一会儿,各将领走进大帐。

????帐篷里摆着火盆,很暖和,王庾摩挲着鎏金梅形手炉,静静地听着李渊和各将领议事。

????起初大家还很好奇,一直打量着坐在一旁的王庾,军中消息虽然滞后,但他们这些中高层的将领还是听到了一些风声。

????这就是唐国公府的“nV神童”吧

????不过谈起正事来,他们还是很专注的,很快就忘记了王庾的存在。

????“小庾儿,过来磨墨。”

????听到自己的名字,王庾恍然惊醒,看向李世民。

????又走神了

????李世民眉头轻蹙,催促道:“还愣着g什么,快过来磨墨啊”

????王庾突然想起来,她赢了挑战,可以出入李渊的书房,可以随时随地跟着李世民,但她还有一个身份,那就是李世民的书童。

????磨墨是书童的差事。

????“噢~”王庾淡淡地应了一声,放下手炉,跳下椅子,跑了过去。

????刚拿起墨锭,墨锭就掉了下去,“咚”的一声砸在砚台上,滚了两圈落下了书案。

????这一声响x1引了众人的注意力,皆看向王庾。

????李渊皱起了眉头,磨墨这么小的事情都做不好还大言不惭要做他的书童

????李世民觉得有点丢脸,王庾是他的书童,连磨墨都做不好,以后还怎么带出去见人

????王庾没去注意他们的神情,墨锭掉下去之后,她伸出左手握住右手手腕,表情隐忍,略显扭曲。

????李世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,冲过去一把抓住她的右手臂:“你的右手又开始疼了”

????“痛,痛,痛。”

????王庾连连呼痛,眼圈迅速红了,泪水在眼眶中打转。

????李世民连忙松开手,双手伸在空中,颇有点无处下手的感觉:“怎么办怎么办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