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白氏一案的“幕后”,多靠兰庭察实落凿。

????王久贵家中之所以被人安插了死士,目的就在于游说王久贵注资掘矿,兰庭废了不少时间才察实晋、翼两地垄权铁矿的官员与魏国公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又正因为春归外祖父当初获罪的因由,追溯起来也是因为铁矿之政,所以兰庭的想法是当外祖父遇赦回京,从外祖父口中打听出更多的隐情。

????而白氏一案后入京不管是樊大灭门惨案抑或顾纤云命案,矛头最终指向的都是魏国公,而魏国公如今辅从于秦王。

????太明显了,反而让春归觉得不真实。

????又证明渠出没有说谎的是未过几日,梁氏果然递了拜帖希望再与春归面会。

????见面后说的也确然是想要把两个武婢赠送的话。

????春归却笑着拒绝了:“君子不夺人所好,我原本也不敢有如此唐突的想法,怎知到底还是让恭人误解了,恭人的美意我虽心领,着实不敢如此厚颜。”

????岑夫人已经说了岑门坚决不与厂卫门第联姻,春归也从来没想过认真接受梁氏的“馈赠”——好容易才把白鹅、英仙两个耳目剔除,吃饱了撑的再弄两个暗探到自己身边?不过春归这样的拒绝梁氏倒不至于动疑。

????回去就冲申长英唉声叹气:“看来岑家是铁定拒绝了咱们,否则顾氏也不会这样说话。”

????但梁氏那两个婢女到底还是被申长英“卖”了。

????去向是袁箕家中。

????兰庭实则已经清楚袁箕选择了齐王,春归认为没有多此一举提醒的必要。

????先是春归向易夫人表示了对岑姑娘的良好感观,岑夫人立时回应对于兰台的赞诩之情,再一次在太师府召开的小型“见面会”后,这桩婚事基本已经往六礼的正式规程推进,四月,樨时出阁,随之彭夫人前往金陵祖籍,春归这个月老的目光又再瞄准了三叔赵兰楼。

????他可是兰庭同父异母的弟弟,比兰台、兰阁理当更加亲近,春归也理当把更多的心思用在兰楼的身上,沈夫人远在汾阳,且就算没有这个前因,兰楼的婚事大约也轮不到沈夫人作主,春归任劳任怨担负起这一件事务,不过鉴于兰楼的生母佟姨娘仍在,春归选择的还是先与佟姨娘商议。

????佟姨娘受宠若惊的同时又不

????无担忧,一口咬定:“三爷说了,他无意科举入仕。”

????春归哭笑不得,她问的可不是兰楼弟弟的仕愿,她就是想知道兰楼也无中意的姑娘而已。

????佟姨娘越谨慎了:“没有的没有的,三爷就算有几个投机的好友,往前与他们走动亲近,可都是正经门户官宦子弟,万万不至于与这些家族的闺秀私定终生!”

????这谈话似乎没法进行下去了,看来只能等得空之时直接问一问赵大爷才好。

????怎想到兰楼竟然主动找来了斥鷃园,直接对嫂嫂说起他的想法:“我无意入仕是实话,但庶母恐怕对我的实话有些误解,我实则还是想考取举人的功名,日后多少还不至于靠着家族养活能够自食其力。姻缘之事,我不愿仓促决定,着实我掐指一算……不,夜观天象……呃……总归我笃信不久之后,兄长即将离京,我想法乃是随着兄长先往江南游历一番,或许就能结识情投意合的女子呢?所以,还望嫂嫂先勿忧愁此事,容兰楼一段时间。”

????春归:……

????这日等到兰庭归来,直接扑人身上,目光炯炯的问:“三叔难道也会卜卦?”

????兰庭被动的迎来了温香满怀,自是十分受用,顺势把胳膊一环女子的纤腰:“闵公当年,也欲授我卜卦测命之术,奈何我于此道着实无甚天赋,闵公倒是说了三弟于此一门天赋极高,不过和他并无师徒缘份,三弟启蒙之时,最爱的就是三易,对于河洛理数、六壬神课等等均有涉猎,只是也并不爱卖弄此类玄学异谈,竟连我都不知他究竟有无获益。”

????“三叔说不久迳勿便将离京,且确定是前往江南。”春归道。

????“这倒和玄学没什么关系。”兰庭微微一笑。

????他告诉春归这样一件事:“太师府与岑家正式议婚,这事竟然惊动了皇上,今日还特意召见我,询问了来龙去脉。”

????“这是为何?”春归奇道:“难道岑家竟有不妥?”

????按理说晋国公府如今和太师府的关系,并无必要亲上作亲,更不说还是与岑家联姻如此曲折的方式,这桩姻缘不可能引起弘复帝的格外关注,如果引起了,那必然就是岑家早已在弘复帝的视线之内。

????“原来皇上也知道了淄王与岑家大郎交好,以为赐婚淄王与岑姑娘或许不会引至淄

????王抵触,怎知皇上一时没顾上这件事,却被咱们抢了先,横竖我是和皇上交了心,赵、岑两家情投意合,恳请皇上切莫棒打鸳鸯。”

????这话是有些浮夸了,但春归相信兰庭在弘复帝面前的确委婉表达了意愿。

????“淄王不是有意于莫姑娘么?”

????“说淄王与莫姑娘是男女之情着实也不那么确切,不过淄王接触的闺秀中,而今确然只有莫姑娘让他能够另眼相看,又因莫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