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贝明浩试图对骆英楠说点什么,可是,骆英楠却好像很清楚贝明浩的心思,“明浩,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我没有变,我还是和以前一样,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,只是,目前有些事情,我不得不做出很无情的选择,这大概就是从商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吧。”

????“只是这样的代价。真的值得吗?”贝明浩也有纳闷和疑惑。

????“无所谓值与不值,反正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过来的,明浩,我好像没选择的。”

????骆英楠脸上全然是无可奈何,一道道苦涩紧紧缠绕着他,或许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很让人生气,甚至是无情的,可是,谁何尝对他有情过?

????……

????连美云在纪凡涛那儿得到一些钱之后,先想找个地方将郑芳给从纪家接出来。

????尤其阿菊也快要离开纪家,她兜不住了,更恐怖的是纪泽扬现了异样,连美云很清楚纪泽扬的性子,他若是现了不妥当的事情,就一定会查到底。

????此时此刻深夜,阿菊偷偷摸摸的在纪家别墅门口等着连美云的到来,可是,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却没见到连美云的踪影,“难道太太今晚不来了吗?打她手机也不接,到底怎么回事啊,不会出事了吧。”

????阿菊是来来回回的在别墅门口兜转着,“再不来的话,就会错过机会了,明天骆永薇就要回家了,想要从家里转移出去可是难上加难啊!”

????阿菊不断的看时间,往黑暗处不断的探视着,何其的紧张慌乱……

????终于见到了一道身影,“是太太,太太您可来了,我还以为您不会来了呢,您怎么现在才来啊!”

????连美云脸色不太好,她看起来面色异常的黯淡无光,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是消瘦了一大圈。

????阿菊在见到这样的连美云,这样的太太已经是彻底的褐去了往昔阔太太的风范,甚至她变得如此凄凄惨惨,这令阿菊一时间泪流满面:

????“太太,先生怎么可以这样对您,您这么爱他,他真是辜负了您啊!”

????“阿菊,这个仇,我一定是会报的,你放心,你只是暂时的离开,我一定会让你回到纪家的。”

????连美云也是对阿菊有着深深的感情,毕竟,一直以来,在纪家都是阿菊在帮她,否则,郑芳的事情,她不可能进展得这么顺利。

????阿菊也是为了她着想,“太太,快点,我给郑芳吃了一点药,因为等的时间太长了,药效很快就要过去了,我们赶紧吧,明晚骆永薇就会回来的。”

????随即,阿菊是一边说着,一边蹑手蹑脚领着连美云进去房间里,将郑芳给带出来。

????连美云也知道郑芳的情况不好,“郑芳的药还没到,这件事情真的……愁到我了……”

????“都怪我,我没想到自己会昏迷不醒这么久,备存的药不够,现在就算订,我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的大量存货了,郑芳的情况不好转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”

????连美云说着她的苦恼。

????阿菊听闻更是为自己的主子担心不已,“太太,该怎么办啊,我好替你们担心呢,泽扬少爷的情况也不太好,昨天见到他,瘦了好多,一看就知道受了不少苦。”

????连美云和阿菊两人在说着有关于纪泽扬的事情,连美云一听到他的情况,尤为的担心心疼,但连美云又是万般的肯定,我不能让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,我一定要让这件事情逆转,绝对不能让泽扬再继续受苦了。”

????“阿菊,别人不了解我的心思,难道你还不了解吗,我爱泽扬,我是真的把他当成自己亲生孩子抚养的,我一心一意的为他,就是渴望着他能够幸福快乐,可是现在生这种事情,我不想的,我真的没想到路颖这个贱人竟然一直揪着我的把柄,亏我之前对她还那么好,都怪我,认不清人,以为她是好人,结果,我被反咬一口。”

????连美云也是得知路颖原来是和骆英楠这件事情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,就是路颖将所有的事情告知揭的,随即,她和纪泽扬的生活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????说到这里时,连美云的眼底已经是泛出了浓郁悲伤和痛苦,“我没有关系,我是对不起他们母子,可是,泽扬是无辜的,我不想让他受伤,我由始至终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他受伤痛苦,甚至恨我。”

????连美云在说到憎恨的时候,很是慌乱和惊慌,目光更是凝视着杂物房里昏睡中的郑芳。

????郑芳现在是睡了,但是睡眠中,她依然还是睡得不安稳看起来就是如此的难受痛苦。

????阿菊听着,随即否认,“太太,不会的,泽扬少爷怎么会恨你,泽扬少爷之前所有的日子里,他能活得这么幸福,活得这么体面,都是你才有今天的,否则,他若是跟着郑芳的话……”

????这就真的很难说了。

????阿菊的目光看向昏迷不醒的郑芳。

????“可是……”连美云难以言喻自己心底的难受和痛苦。

????“太太,先把郑芳搀扶下去吧,我们边走边说,等到明天骆永薇回来了,我就辞职不做了,没有少爷和太太在家的日子,这里早就不像家了。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