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我低下脸淡淡看他:“试什么?”

????“救回唐屹,我想……再看看妈妈,即便只是……时空的闪影……”他轻轻拭去脸上的泪痕,“这么多年……她生活在父亲的精神世界里,她不能经常使用她的能力,她用一次,她的意识就会虚弱一分,她在……慢慢消失……”

????我低下脸,心情变得沉重,白墨已经失去了一次亲人,而现在,他正在看着自己的母亲慢慢消失。

????所以,他们急了。为了复活白墨的母亲,而赶回星族联盟。因为现在全球只有星族联盟有先进的技术,和顶尖的设备。

????“你是怕我……死吗?”他握住了我放在膝盖的双手。

????我皱眉闭上了眼睛。

????我曾经真的恨他想死,甚至想亲手杀了他。可是,我对我的心说了谎。当他现在在我的面前,我手中真的有把枪,我真的能杀了他吗?

????杀了他,我不会感觉到半丝快乐和解脱,因为虽然我杀了我的旧爱,但我却亲手杀了一个家人。

????我下不了手的。我们之间的羁绊远比我想象中更加深,更加紧。

????他温热的手包裹着我的双手:“放心,只有你才能杀了我……”轻轻的一个吻,落在我的手背上。

????我睁开眼睛,沉沉地俯视他:“明天开始,你也要训练!”

????他笑了,淡淡的笑容如同冬日的月光。

????他放开我的双手起身,淡淡的微笑中溢出了对我的深情与感激:“谢谢你今天愿意给我这样一个交谈的机会,希望有一天,你能……原谅我……即使不会回到我的身边,也不再排斥……我在你身边。”他再次浮出一丝落寞,从我面前轻轻离开。

????“你那个游戏到底是什么?”我问。

????他微微地笑了:“是让你能找到我的线索……我以为……你会来找我的……”

????“哼,你没算到我在黑巢的时间会那么长,会对你恨那么深。”我冷笑一声,他以为我会因为爱而去找他,但最终,我因为恨而远离他。

????“你以为,你总是你以为,难怪你跟欧沧溟能成为惺惺相惜的朋友,你们这些高智商的人,总以为自己能算到一切。”

????“是,是我们错了。”他浮出了自嘲的笑,“沧溟也以为他能算到一切,能计算你的行为规律,读透你的微表情,了解你的心思。但显然,他在你这里也输了,还爱上了你。”他笑了起来,笑容中似乎多了分对欧沧溟也自以为是的嘲讽。

????我转开脸,轻笑:“我应该感谢你,如果不是你算错,我又怎会像现在这样,拥有那么多爱人。”

????“别再……说了……”他低哽的话音里透出了他懊悔的痛,他含恨揪住了胸口的衣衫,“这对我……是最痛苦的惩罚,每一天,我都要去面对自己犯下的错,去看一个原本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女人,现在和其他男人们在一起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还是回去吧。”他说着捂住自己的胃大步离开。

????他的胃痛了,他懊悔到胃痛。

????呵呵……

????但是这个世上,是没有懊悔药的,他那么高的智商,应该明白。

????夜,因为白墨的离开而变得宁静,但这份宁静,是从我心底而来的。解铃换需系铃人,我的心是在白墨这里打了结,最终,没想到还是靠他来解开。

????现在我心中的这份宁静,是他的道歉与泪水换来的。

????“谈完了?”心妍款款而出,手中是两杯红酒,她将一杯递到我的面前,顺势坐在了我的身边。

????她单腿交叠,如同女王般斜靠在秋千椅的另一侧看我,“恩,看来是谈完了。没有……干一场?”

????“没有……”我很平静地晃动手中的红酒杯。

????“噗嗤。”她却笑了,笑得很坏,很色,“我指的是……恩……就是……没有什么是一泡不能解决的。”

????我斜睨她,我虽然平静,但可没心情跟她聊这个。

????“哈哈哈哈~~~”她笑了起来,然后面露平静看我,“你还爱他吗?”

????我再次看手中的红酒杯,看了许久,轻叹一声喝了一口:“我跟他的羁绊太深了。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我们及时不是爱人也是家人,我们之间的爱……已经说不清道不明,没办法用任何一种爱去界定,我……”

????“真羡慕。”她说。

????我看向她,她转脸看向别处:“我就没有和我感情那么深,那么复杂的男人,而且……”她转回脸勾起唇角,“爱情到最后,都是深深的亲情,你跟白墨之间,应该算是情感上的脱。你们经历了爱,恨,纠缠,排斥,到现在的平静,很不容易。不过,他还是很爱你,我看他那个样子,好像真的很依赖你,没你活不下去。”心妍抿了一口酒,像是在做中肯的评价。

????我手拿红酒杯,不由出一声长长的叹息:“是啊……他没我不行……我和他的感情里,估计还有一份恋母情节,他……对我很依赖,很粘,小时候,如果我不陪着他睡,他根本睡不着……”

????“这么粘!”心妍有些吃惊了,“恩……那的确有恋母的成分,毕竟他...